【马它】
 

只是唱了唱halloween的歌

只是画了画亡灵节的画

就把今晚过得像鬼故事一样

什么路上突然脱力

什么阳台上的半身人

什么草丛里的怪声

什么店员呆滞的眼神

好像什么都不能想


全文链接
 

不要用年龄来绑架我攻击我

不论我三十岁还是四十岁

都有喜欢迪士尼的权利和不结婚的权利

人在成为别人理想的样子前首先是他自己

所以谁都可以不喜欢我

但我一定喜欢我自己

什么大了老了迟了晚了

我又不是会馊会臭的菜皮肥肉

我是到了八十岁也还看动画片的老太太

全文链接
 

得意忘形和自作多情

哪一个更讨厌呢

全文链接
 

要克制不能任性的时候真是难熬

能不能快进或虫洞一下啊

杠精+作精+笨蛋+小气鬼+胆小鬼

面对别人比自己更任性的时候手足无措

有些东西好难学会嘛

换位思考和共情什么的

没有一样的体验无法假装怎么办

假的事情说不出口

分析着分析着就越容易拿自己代入

然后说出口的话又变味了

察觉到对方不对劲又一次手足无措


埋怨脑子被枪打过的几秒前


全文链接
 

百年孤独是一本怪咖读了都很嫌弃
但是总会在很多时刻突然想起的书
总有人说读不懂所以不喜欢
名字记不清不要紧啊
谁和谁乱伦不要紧啊
去喜欢上那些矛盾和吐槽吧

哪有什么魔幻现实主义
你们眼中的魔幻
分明是我们每天经历的现实啊

下雨四年十一个月两天的马孔多
是我们生存的当下

全文链接
 

-食堂换掌勺大厨了
-你怎么知道?味道差不多啊 发现了什么细节?
-炒蛋里加了葱 对于不吃葱的人 这可不是细节

全文链接
 

我是一个死板的人所以很讨厌开玩笑和被开玩笑
也就是自带“开不起玩笑”这个tag
明明开玩笑就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情
为自己说错话或怕可能说错话而推脱的借口
偏偏有人喜欢
自以为抖机灵
实则在刷好感度下限

所以学生打架只不过解决起来麻烦一点
如果是开玩笑引起不愉快我是会非常生气并问责的
但到我自己身上呢
大人的世界不能开不起玩笑
我可以忍
可我为什么要一直忍
我不会痛吗

打人的痛被治疗是会愈合的
吵架的痛被道歉是会淡忘的
但是开玩笑的痛不会被重视不会被道歉连愈合的机会都没有

全文链接
 

一包薯片的快乐只能持续10分钟
吃完后又在犹豫该不该拆下一包
一杯奶茶的快乐只有前三分之一杯
剩下的也只是为了不浪费勉强多喝几口
拖延症的快乐能持续到ddl前三天
快乐的同时又总是被紧张感拉扯
战战兢兢睡觉第二天还要面对现实

小时候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长大后每天要演好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
可压抑情绪的办法就是伤害自己

很奇怪我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觉得很快乐的事
难得以比较有兴致的口吻说了去看侏罗纪就被责怪扎痛
有什么快乐的事呢
去欢乐谷去迪士尼也不是每次都快乐
宅在家里也会因为充满工作的痕迹而陷入焦虑
很久没有快乐过了
枕头和枕套倒是换了很多

也许我该看的不是乳腺而是心理吧

全文链接
 

大大小小性格测试做了很多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最普遍的希波克拉底体液说
非常典型的粘液质+抑郁质
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史莱姆
看似非常柔软、能够改变自己的形态适应任何容器
其实内心非常的顽固、只认可自己
外界强加于我的我可以接受
但它们不能影响我
我们是割裂的
做自己很好
活着就很累了怎么才能放松呢
听别人讲话就很紧张了
还要揣测言语背后的含义
不想理解别人也不想被理解
不同的个体怎么可能真正换位思考、将心比心
理解也是误解

全文链接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但每次听到对我的负面评价我还是会耿耿于怀很久

他对我的评价是基于他的认知
可他又不了解事情的全部
他的认知不适用于我的情况
那凭什么否定我
甚至要求我改变
我没错我不可能改变
要我认错容易要我改变不可能

也许我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地方
就在于我生性散漫又不认输
认死理又没有原则
所以情绪善变难以自控
同时有这种矛盾性格也无法做更好了
只会更加散漫和追求自我吧
人和人的相处不是谁去改变谁
而是做自己但能接纳别人

我不承认我有错我要反思什么呢
写反思真的太难了

全文链接
© 马它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