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它】
 

为什么别人看新闻总感觉政府对不起他政府做的不对

怎么我就看不出呢


可能我真的是傻逼

全文链接
 

真正想说的都是容易被贴标签被误会的

明明本质也不是这样

可能因为错的时候说了错的话就翻不了身了

我学不会悲天悯人也学不会感同身受

克制一点少说点话吧

每个时代都能找到历史原型

我只想做个不存在于任何黑白红间的隐形人

全文链接
 

不是不重视疫情 消毒也有好好的做

再加上一贯的勤洗手勤通风

去密集场所戴个口罩

可以学一学淡盐水淑口

不过

打从心底里觉得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就算是立flag吧

轻视 不是对疫情 是对自己

生又何欢死亦何苦

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会很恐慌

也不好直接问人家怕死吗

反正即使人家承认了我也不懂


还是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过年

全文链接
 

处处吃瘪

说啥啥不对


活着真麻烦

怎么才能不说话

怎么才能变哑巴

全文链接
 

购物 买的时候犹豫不决 怕贵怕绝版 下决心买回来会被说是浪费钱 而且会面临没钱的压力

奶茶 点的时候犹豫不决 还会因为没有红包纠结 怕来不及匆忙下单 容易吃了觉得不好吃

吐槽 说的时候犹豫不决 不知道说到哪个度 说完被人家说你不动脑子 钻牛角尖 满满负能量

大家各活各的 各自悲喜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自己的压力扛得过就扛 扛不过就死呗 下辈子不当人了

全文链接
 

扔旧物的时候看到小时候的一些东西

突然想起来两件事情

说是童年阴影也可以说吧

也或许就是用力过猛的记忆残骸

因为并不总想得起或愿意想起这样的事

就写出来理一理


距离现在最遥远的记忆

真的只是零星半点镜头

带着密密麻麻的噪点和噪波

幼儿园吧

还住在中山北路老房子的时候

和弄堂里几个小朋友玩捉迷藏——

我真的从小就路痴还有那么点脸盲

所谓那么点

就是指人少能记住但只要人一多就会慌

和人家一起玩了很长时间

也没记得谁是谁

几乎都靠穿的衣服和发型认人

每一天都好像是一群新认识的人

现在想想

这两件事——路痴、脸盲

其实对胆子不大又缺少社会...

全文链接
 

过惯了不上课的时候

宅着看书贴手帐喝咖啡买面包的老年人生活

实习+上班的两年让人身心俱疲

同事要聚餐就跑去金桥吃饭

吃不出味道也不爱吃

九点多吃完还要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回家

我应该是被时代淘汰的产物

只不过披着青年壮劳力的皮而已

全文链接
 

我过完生日就十足28岁了


在别人看来是一个成家立业独当一面的年纪


但我却还不能够独立思考不能够清楚表达

就好像是没有在该长大的年纪里学会这个本领

如今就如同残疾

接受别人起初善意的宽容和后来不耐的疏离

甚至偶尔伴有有意无意的指责

可能指责一词会伤害别人自以为理智的自尊

并否认我用词的客观

但是“指出过失并否认”不是客观事实吗


回忆过往别人对我的描述

不外乎沉默寡言内向敏感乖巧文秀这样的词

可是大多数人

——跟我相处过却又走的不那么近

都会以一句“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结束

我也很想问一问

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明明我自己也不知道

负面的占多数吧


不...

全文链接
 

矛盾和失序让我焦虑

打破秩序就是在瓦解我的舒适区

这个人毫无条理

言行前后矛盾就是在触发我的情绪

这个人思路不清

如果还对我用了错误的语气和态度

警戒线已经划好了

这个人和敌人差不多


可能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其他人

所以没有什么留恋

要放弃什么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我就是没出息啊

那你们为什么要说我好呢

我明明一文不值

班主任也做不好

教书也教不好

要啥没啥

却要营造我优秀的假象

怎么听都是在讽刺

令人窒息


全文链接
 

只是唱了唱halloween的歌

只是画了画亡灵节的画

就把今晚过得像鬼故事一样

什么路上突然脱力

什么阳台上的半身人

什么草丛里的怪声

什么店员呆滞的眼神

好像什么都不能想


全文链接
© 马它它|Powered by LOFTER